沉迷床鋪的妲恩

只是個想寫字,謝謝關注。
>>狛枝廚:神狛日狛通吃的不檢點雜食鬼

對不起,
現實的絕望已經使我無法再將剩下未完的坑填完。

對狛枝的愛,絲毫沒有減少,
但腦海中已經描繪不出任何他們的畫面⋯⋯

所以到此為止了,謝謝,還是對不起各位。

[神狛]

*白色情人節快樂w  Happy White Day

*是個連標題都想不到的肉渣文,小兒車w

*會不會早上醒來文章就不見了呢(也可能是帳號不見?)_(:з」∠)_


全文直接走連結↓↓

全文(簡書)


看不到請跟我說,我再想想別的方式T^T


--

其實不太喜歡寫神狛,因為總寫不出神座萬分之一感覺

而且打從神座觸碰到狛枝那一刻起,他在我心底被毆歐西了..

我對不起大家T^T


PS.然而我完全忘了今天nanami生日ww

\\3-14//\\七海生快//

*全文將是個沒有文筆的肉渣(說的好像曾有文筆似的…)

最近似乎在風頭上啊,過陣子再說吧(如果天氣變暖,懶癌沒發作的話?)

雖然是渣,還是會害怕呢www

就不占tag了_(:з」∠)_

PS.是神x狛

--

"咳咳……"

在一連串的咳嗽及乾嘔聲中,

坐起的少年看著掌心如花瓣般的紅印,抹去像是吃了滿口櫻花的嘴角,

他知道自己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了,

擔心吵醒身旁的睡美人,便起身踉蹌地到沙發坐下。


其實早在第一聲咳嗽就已經醒了,

知道枕邊人又一次在夜裡咳醒,起身靠近瘦弱的身軀,

順了順他節節分明的脊柱,伸手繞過膝窩想將他輕輕抱起,

這樣的舉動卻被婉拒了。...

[狛日]村與丑,牌與島嶼(六)

*OOC嚴重,私設多。

*人物:紅心A(七海)、小丑(神座)

*是看過[The Solitaire Mystery](紙牌的秘密)後的產物

(五) (五又二分之一)

--


到了宴會當天。


叩叩叩。

"日向君,你醒了嗎?我進去囉。"


"……狛枝?"

  日向的思緒停留在方才的夢境之中,甚至連狛枝的聲音也沒有聽出來,不,也許是狛枝刻意模仿著紅心A的語氣。莫非他連自己的夢境都能讀透?


只見狛枝雙手插進大衣口袋緩緩地靠近自己,眼看著對方脫了鞋的一腳已踩上了床鋪。

"喂喂,你幹什麼爬上來!"

但對方並沒有停下動作,跨過平坦的腹部...

2周目3.5-同樣的劇本不一樣的進展:序

*只是重修之前舊文,不打tag。T^T

*堆了一些坑,懶癌發作補不完..

*是接在 2周目-叁 的故事

--

"你還好吧?"深褐色短髮的少年出現在視線右上方。

"有聽到我說話嗎?"語氣中聽起來很擔心自己,但,我認識他嗎?

"請多指教,我是日向創,你呢?"他眉頭深鎖著,卻給了一個大大的笑容。

"初次見面,我叫狛枝凪斗"以淺淺的微笑回應對方。


──初次見面?怎麼好像有點不對?

"還有些混亂吧,大家都一樣呢。"

"畢竟突然捲入這麼奇怪的事件……"

"……奇怪的事件?"

──是啊,我原本應該是要參加希望峰學園入學,為什麼會在這裡?

──等等,原本應該?怎麼覺得錯過了什麼事...

[神狛/短篇] 春雪

*雖然說算是情人節文,但最近腦子只有玻璃渣_(:з」∠)_

--


穿過光彩奪目的花園,走進輝煌的大門,進入這與外界隔絕的白色圓形高樓裡,這裡是人類稱之為聖地的場所──醫院。白色的幽靈在每道門間徘徊著,在尋找什麼?延續生命的希望?抑或只是終結生命的絕望。


在廊道最末端的門裡住著一個白髮的少年,靜靜的、軟軟的,像棉花糖般,有著美麗的灰綠色雙眼,卻顯得格外無神。在大腦每個區塊毫無防備地被逐一攻下,不只是聽力,連視力時好時壞,狀況好的時候能翻閱手邊的書籍,看的不是字裡行間的魔法,而是記憶中的自己。但大部分的時間裡世界就如花似霧中看。

  

少年身上連結著許多儀器提醒著生命...

村與丑,牌與島嶼(五又二分之一)

*插曲,小短篇

*人物回顧:紅心A(七海)

*微微的日七

--


到了宴會當天。


帶著淡淡海水味的微風穿過窗戶悄悄溜進房內,深怕吵醒仍在睡眠的人,但毒辣辣的正午太陽卻肆無忌憚地曬在日向身上,又熱又刺眼的陽光讓他不得不醒了過來。

"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啊……"

看了看牆上的時鐘顯示12:30,昨天何時睡著的?怎麼睡著的?完全沒有印象……


"啊,已經醒了啊……"門口探入了一顆粉紅色的頭。


這不是紅心A嗎?日向心裡想著。


"日向君,先跟我去個地方,好嗎?"

還沒有完全清醒的日向就跟著紅心A下了山坡。兩個人走著走著,來...

拋開一秒變義肢不說..



原來狛枝的外套也是黑科技啊(嚇)

[狛日] 村與丑,牌與島嶼(五)

*可能是有點乏味的進度條,今天沒有狛日

*OOC嚴重,私設多。

*人物回顧:小丑(神座)

--


"先離開這裡再說吧。"小丑上前一手抓住日向略顯冰涼的手腕,將他拉起身。

兩個人穿越了地下室長長的廊道,因為燈光昏暗的關係,走道顯得非常冗長,前方總是看不見盡頭的黑暗,彷彿被困在這條名為永恆的道路上。

一路上兩個人寂靜的只剩下腳步聲。日向不語是因為被混亂的情緒所籠罩,明明嚴格來說自己才是受害者,這就好比上演幾百次的仙杜瑞拉,這一次卻突然跳出小紅帽說著自己才是主角,還說著"不如仙杜瑞拉你來做我的僕人吧"的感覺,最後還和狛枝發生了那樣的事情。小丑則是知道所有的問題與答案,自認為是沒有開口的...

年夜飯後活動?!


這色差我又醉了……

總之,新年快樂,

希望新的一年狛枝也是一樣好吃?!


小插曲……就是黏到一半的時候,髮色的紙膠帶竟然沒了(!)

所以只好這樣黏了T_T,新年一年才剛要來我就這麼不幸T_T

1 / 4

© 沉迷床鋪的妲恩 | Powered by LOFTER